南充

房企高管亿元年薪的代价:老板押上了全部身家

2017年08月08日来源:网络国内动态责任编辑:yuanmaolin

  高阿姨想“以房养老”,却没料到在北京的一套房子被人贱价转卖了。2015年开端,北京稀有十位白叟连续遭受这样的工作,他们有的失去了自己的房产,有的背上了巨额的债款。58岁的高阿姨就是傍边的受害者之一。今日上午,高阿姨申述“托付人”龙学武和买房人刘凤仙要求承认房子买卖合同无效一案在向阳法院揭露开庭审理。因事情影响甚广,此案也招引了很多媒体的关注。
  
  “以房养老”高阿姨丢了房子
  
  高阿姨的房子坐落向阳区金蝉北里,是一套80平方米的两居室。儿子结婚后,高阿姨将房子让给了儿子、儿媳寓居,自己住在另一套小房子里。
  
  上一年4月,朋友董某向高阿姨介绍了一个“以房养老”的项目:以高阿姨的房产证做典当,为其做理财,十二个月为期,每月给付高阿姨房子价值的百分之三作为利息。“白拿钱,无风险,项目很成功,已有多人做了很长时刻了。”在这样的蛊惑下,高阿姨参加了这个项目。
  
  当月,高阿姨被带到北京市方正公证处签署了包含《告贷合同》、《托付书》等在内的一系列文件,还被要求交出了房产证和身份证。出借人叫王跃,经手人是广艳彬,托付人是龙学武。2016年4月18日,高阿姨又跟着这几个人到向阳区房产交易大厅说是处理房产典当手续。
  
  之后,由王跃操作分两笔转到高阿姨的银行卡上合计220万元,很快这笔钱又被对方转走,说是做出资。尔后两个多月,高阿姨的银行卡分几次累计收到约13万元的“利息”后,对方再无任何音讯。
  
  案子可能触及刑事欺诈
  
  高阿姨曾询问过朋友董某,董某称是在广艳彬处做的出资,可是出资项目不顺利,过些日子就会打钱。到了2016年10月,高阿姨被奉告房子已经被龙学武过户了,并被要求赶快搬出房子,且归还其时的告贷及利息。
  
  高阿姨立刻到向阳区房产交易大厅查询得知,2016年10月9日,龙学武凭着《托付书》背着她以280万的贱价将房子转卖给了刘凤仙,处理了房子买卖手续,刘凤仙取得了新的房产证。高阿姨至今未收到任何房款。
  
  广艳彬、龙学武、王跃,这三个姓名在其他白叟的遭受中也出现过,而事情进程简直千篇一律。
  
  处理公证的进程中,有的白叟乃至以为自己去的是“以房养老”的公司,签的是“以房养老”的合同。没有人认真阅读过自己签了什么内容,也没有人意识到签这些意味着什么。
  
  北京老年维权服务工作站、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律师贾娜通知记者,该所已承受18名白叟刑事部分的托付,还有3名白叟也在托付她进行民事诉讼。
  
  广艳彬于本年2月被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批准逮捕。高阿姨则状告龙学武和刘凤仙,要求承认房子买卖合同无效。
  
  被告否定圈套 称系白叟抵房借钱
  
  上午,龙学武到会了庭审。高阿姨的代理律师胡伟楠表明,依据他的查询,龙学武和王跃等人之间均有很多的资金来往,这些钱在几个人之间兜兜转转,高阿姨的房子就这么没了。“由此可以看出这是一场合谋的欺诈”。
  
  “他说我是欺诈犯,他从哪一条看出我是欺诈犯,我要是欺诈犯,我还会坐在这里吗?”龙学武当场反驳道。
  
  在龙学武的故事里,是高阿姨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他,说知道他知道民间假贷的人,因急需资金,期望他从中联络、介绍,借用一些资金使用,并可以给他中介介绍费。
  
  龙学武称,他看高阿姨的确急需用钱,遂答应帮其联络。而典当房子和在公证处所做的一系列公证,都是为了确保高阿姨的告贷可以归还。后边卖房也是高阿姨由于还不上钱,“让我协助寻找买家,高阿姨不想出面。我一向代表高阿姨与刘凤仙交流,每次都及时将交流信息反馈给高阿姨。通过几次洽谈,经高阿姨赞同,两边达到约好。”
  
  龙学武还称,收到房款后他依据高阿姨的指示,将房款转账给了告贷人王跃。“我仅仅告贷介绍人和房产交易的代理人,不存在自作建议和勾结。”龙学武理直气壮。
  
  高阿姨建议,其房子其时的商场价在350万左右,280万显着低于商场价格。但刘凤仙的代理人却说,刘凤仙就是按照商场价购买的,“由于是全款可能比商场价低一些”。
  
  因两边关于涉案房产的商场价格有不合,原告今日已请求法庭对房产价值进行评估。
  
  司法局对公证行为
  
  打开查询
  
  这一系列事情被曝光后,北京市司法局8月2日表明,对事情中触及到的相关公证问题,市司法局和市公证协会已开展查询。并从即日起,全市公证机构在处理告贷合同赋予强制执行效能公证的一起,不得为告贷人处理担保性托付公证;处理赋予强制执行效能公证和触及不动产托付公证有必要将公证书送达两边;为60岁以上老年人处理这两种公证时,老年人有必要由成年子女伴随,办证进程有必要进行录像,并附卷备检。
  • 意向区域
  • 价格